图片 2

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

图片 1

图片 2

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据韩联社12月25日报道,多名消息人士当天透露,由于美国领导层强烈要求韩国分担更高额的驻军费,韩美就签署第10份防卫费分担协定的磋商再次告吹,双方能否在年内达成最终协议还是个未知数。

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原标题:白宫:有3万美军保护你们 每年要50亿美元过分吗?算下账就清楚了

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原标题:“保护费”一下翻两番?美韩又谈崩 日本也紧张

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美韩就军费分摊问题的谈判再次失败。

目前,美国在韩国驻扎有包括陆海空及海军陆战队,总数接近三万名美军。而且,战时美韩联军的指挥权,目前也掌握在美军手上。美军在韩国驻军,对韩国的安全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韩国历任政府及大部分民众也把美军当作“护身符”。过去,美国驻军费用基本上由美国自己承担,但随着财政赤字逐年增加,债务规模不断上升,让美国也吃不消了,开始打起盟友们的主意。

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美国与韩国12月17日至18日在韩国首都首尔就驻韩美军费用分摊举行第五轮谈判,又没谈拢,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

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鉴于此前支持美韩之间的军费分摊份额不要大幅度上升的美国国防部长已经提出在元旦前辞职,韩国国内普遍认为,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

多年以来,让驻有美军的盟国分摊部分军费,是美国政府解决财政紧张的一种办法。但商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认为,盟友们分摊的费用过低,是占了美国的便宜。在他看来,大量美军驻在国外,花的是美国纳税人的钱,但保护的却是别的国家。在美国利益优先的原则之下,特朗普要求驻有大量美军的日本、韩国、德国等国,要向美国支付更多的驻军费,否则美军就撤出。

预计下个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谈第六轮,韩国在军费分摊问题上或将和美国持续维持较大的分歧。2017年6月30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握手。
新华社/法新

马蒂斯辞职使韩国失去“救星”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所在国多多少少都得增加分摊的美军驻军费用。2018年,美国与韩国经过10轮谈判后,就2019年驻韩美军费用分摊达成协议,由上一年度8.3亿美元,增长9.23亿美元。不过,该协议有效期仅有一年,下一年还得继续谈。2019年,美国向韩国提出,要把2020年驻韩美军的费用提高为50亿美元,相当于是去年的5倍以上。

有分析认为,美国对“保护费”要价过高是韩国拒绝服软、日本高度戒备的主要原因,就算最终迫使盟友妥协,美方如此“交易政策”对美韩、美日同盟关系的消极影响也会累积。

此前,据《华尔街日报》12月10日报道,美韩两国已经就军费分摊问题多次进行磋商并取得重要进展,在不久前举行的第十轮谈判上也几近达成最终协议,商定韩军分担军费数额达到1000亿韩元。但这一数额遭到了美国领导层的强烈反对,要求大幅提升韩军承担的费用,最终双方的磋商搁浅。

展开全文

“都是为了保护韩国”

“那些认为我不喜欢与别的国家结盟、或者没有对盟友心存感谢的少数参议员们”,“他们错了,我是的”。12月24日,特朗普在自己的推特上也表示:“我不喜欢的只是很多盟国在军事保护和贸易问题上利用美国的友谊”,“马蒂斯将军不认为这些存在问题,而我认为其中大有问题,并在设法纠正这些问题”。

消息传出之后,韩国民众对美国的敲诈之举非常不满,多次爆发反美示威抗议活动,还试图冲击美国在韩国的大使馆。而韩国方面态度也非常强硬,拒绝向美国支付如此高的一笔保护费。在韩国不断上涨的反美情绪的影响下,美国也降低了要价,也只是把50亿美元,降为47亿美元。但对韩国而言,一年的驻军费47亿美元,仍然高得离谱。

美韩签署的第10份军费分摊协定将于今年12月31日到期。第五轮谈判是双方今年年内最后一轮谈判。韩方首席代表郑恩甫和美方首席代表詹姆斯⋅德哈特17日至18日的闭门会谈再次无果而终。

韩国《中央日报》12月26日报道分析称,在马蒂斯辞职的情况下,特朗普或将更加强硬地要求韩国提升分摊额度,还有观察者认为,美国甚至会考虑缩减驻韩美军。

近期一项实际调查结果显示,有92%的韩国人表示希望继续维持美韩同盟关系,支持美国长期驻军的比率也达到74%。在韩国人看来,如果七十多年前没有美军的参战,就没有今天的韩国。这么多年下来,驻韩美军已成为韩国民众心目中的“保护神”。如果美军真打算撤走,那韩国就将面临巨大的安全威胁。

多家媒体先前报道,美方要求韩方明年承担将近50亿美元费用,是今年5倍还多,韩方难以接受。依据第10份协定,韩方2019年分摊1.04万亿韩元,已比上一年增加8.2%。

报道分析称,韩国安全专家们普遍对“同盟派”、“知韩派”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卸任感到担忧。因为一旦“坚持信念”的马蒂斯卸任,如果防卫费分摊谈判再遇阻,或是特朗普提出缩减驻韩美军的要求,很少还会有人秉持个人信念出面制约这一要求。

美韩同盟俨然已是韩国的“立国之本”,因此,即使美国提出很过分的要求,但最终也只能忍。美国则利用这种不平等地位,向韩国等盟国予取予求,提高驻韩美军分摊费用,只是其中之一。近日,在韩国与日本发生冲突时,美国明显偏袒日本,还逼迫韩国最终取消了终止《韩日军事情报协定》的决定。白宫则表示,美国用三万名美军保护韩国,每年只要50亿美元很过分吗?

不过,韩联社18日报道,德哈特当天称,韩国媒体报道的金额“不能反映我们与韩国正在进行的讨论”,而且最终金额会与美方最初要价“有差别”。

事实上,尽管在以上推文中,特朗普没有明确指出其推文中说的盟国是哪国,但是上任以来,特朗普从没掩饰过自己对于驻韩美军军费分摊的不满。

要知道,美国2020年的军费高达7300多亿美元,美军数量约为155万人。算上美军官兵的工资、福利,购置装备及训练费用,平均下来,每养一名美军,每年需要花费47万美元。三万名美国大兵,每年得花费141亿美元。现在美国每年向韩国分摊50亿美元,仅仅只占35%。而且,美国人认为,没有美军提供保护,韩国就不可能实现经济繁荣,仔细算一下账,韩国还是赚大了!

有报道说,美方要求韩方既要支付美军在韩国境内开销,又要承担美军在朝鲜半岛以外区域部分相关开销。对此,德哈特称,这种要求“合理”,“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韩国”。

在今年9月联合国大会期间,特朗普就曾在美韩首脑会谈后的记者会上明确表示,“美国在韩国驻扎了3.2万驻韩美军,而他们是个非常富裕的国家。于是我质问韩国,你们作出赔偿呢?

展开全文

《华尔街日报》12月10日也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韩国大幅增加向驻韩美军提供的经费,希望韩国支付的经费提高至目前金额的两倍之多,相当于未来五年每年支付16亿美元。在经过几轮协商之后,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力求让韩国将经费提高至当前水平的1.5倍,或约12亿美元,但这遭到了韩国政府的拒绝,两国防务协议的谈判再遇到阻碍。

美国智库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一份民调结果显示,只有4%的韩国人同意政府接受美国“狮子大开口”的要求,四成受访者认为韩国应拒绝“涨价”,多数韩国民众只赞成小幅增加给驻韩美军支付的军费。

有更多的证据也表明,即便特朗普身边的官员们对增加驻韩美军防卫费表示反对,特朗普也非常坚持这一做法。《华尔街日报》此前就指出,虽然马蒂斯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努力以财政上的考虑和同盟的重要性为由,尝试说服美国特朗普总统不要韩国承担更多军费,但并没有效果。

对美韩、美日同盟关系消极影响会累积

“特朗普总统为了在谈判中得到最大利益,从谈判战略出发,可能会提出缩减驻韩美军人员或者变更驻韩美军地位的要求。”据《中央日报》12月26日报道,在谈及未来美韩就军费分摊问题磋商的前景时,亚洲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金洪圭指出,美国特朗普政府方面拥有不少的砝码。

美国前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认为,美国政府在历次军费分摊谈判中要价通常不低,但本届政府要价尤其高,坚称自己被盟友占便宜,想要盟友付出更多。

与此相反,如果美国要继续增加军费,对于韩国来说,可以应对的空间却很小。《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文在寅曾对韩国官员表示,他不愿提供比韩国已同意的数额更高的经费。韩国五大政党的领袖最近也告知文在寅,韩国国会不能接受为驻韩美军提供更多经费。

曾在美国国务院负责核不扩散事务的官员马克⋅菲茨帕特里克说,特朗普政府对在日韩驻军费用上的过分要求是“危险的”,会招致两国反感,这种“交易”政策对美韩、美日同盟关系的消极影响会逐渐累积,日韩今后甚至可能被迫考虑其他国防选项。

《中央日报》12月10日的报道也指出,除了军费分摊一事,韩国还面临着向美国争取汽车增税的豁免权,在包括韩朝铁路公路连接项目开工仪式在内的韩朝经济合作方面,甚至在对朝鲜的人道主义支援的制裁免除上,韩国也都有求于美国,这些都使得韩国左右为难,而其后果更是难以预料。

美国乔治亚大学名誉教授朴汉植认为,美国政府大幅提高韩方防卫费背后是谋求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利益和国家利益,但明显与韩国国家利益相违背。

韩联社12月25日报道指出,美韩现行第9份协定将于今年12月31日到期,若第10份协定生效前的空白期变长,在驻韩美军工作的韩籍劳动者劳务费被拖欠将在所难免。

还有韩国专家认为,美国正将驻韩美军当作对韩国的重要筹码,力图借此迫使韩国对其言听计从。

报道称,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国只能寻求其他方式进一步和美国磋商。韩联社称,韩国外交部一位负责人在第10轮谈判结束后曾表示,双方也有可能通过其他外交渠道继续谈判。分析认为,美韩之间的军费分摊问题仅靠工作磋商已经无法达成一致。因此,韩国正计划通过部长级或首脑级协商缩小分歧。

日本恐怕也正密切关注美韩军费分摊谈判结果。

防卫分担费是指韩国为驻韩美军分担的驻军费用,用于支付驻韩美军韩方人员劳务费用、各种美军基地建设费用、军需后勤费用等。根据美韩此前达成的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Special
Measures Agreement,
简称SMA),美国要求韩国为美国在韩部署的超过2.85万美军每年支付约8.3亿美元军费,这个金额约为年度经费的一半。

美日2016年签署的驻日美军费用分摊协定将在2021年到期,定于明年上半年就更新协定启动谈判。日本政府官员今年11月证实,美国方面曾于7月要求日方分摊费用增加4倍,日方已拒绝。日方认为,美方所提涨幅“不现实”,也可能是特朗普“交易的一环”,用来试探日方态度。

韩美自1991年起共签署了9份防卫费分担协定,第9份协定将于今年12月31日到期。特朗普上台之后,多次表达了对于韩国分摊军费数额的不满。今年3月开始,韩国和美国先后就此问题进行了10次谈判,但至今仍未达成协议。

另据韩国媒体报道,美国考虑将美韩军费分摊谈判结果作为此后同类谈判的“基准”。

2018年6月7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共同会见记者后离开。
新华社记者杨承霖摄

不过,拉塞尔分析,尽管美方“漫天要价”给盟友带来不悦,但韩国、日本碍于同盟关系的需求最终还是会与美国达成妥协。

背景链接

美国自1953年以来在韩国派驻军队,现有大约2.85万人。双方1991年至今先后签署10份美军费用分摊协定。第九份协定去年年底到期,但由于双方迟迟谈不拢,今年3月才签署第10份协定。

特朗普就任以来,奉行美国利益优先的外交政策,多次要求韩国、日本等盟国提高对美军驻军费用的承担份额。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