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在被问及对于此前俄罗斯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赛4年的看法时,这两份报告进一步扩大了俄罗斯使用兴奋剂的事件

原标题:普京回应俄罗斯被禁赛4年:这是不公平的

新华社莫斯科12月10日电克里姆林宫网站10日称,俄总统普京在“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之后的联合记者会上表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禁赛等决定违反奥林匹克宪章。

图片 1

普京回应俄罗斯被禁赛四年:存在政治偏见

声明援引普京的话说,WADA没有针对俄罗斯奥委会提出诉求,因此,根据奥林匹克宪章俄方理应携俄罗斯国旗参赛。他指出,WADA采取的相关决定违背奥林匹克宪章。俄方有理由就此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起申诉。

再过几个月,东京奥运会就要开始了,全球各国运动员都在为此全力以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俄罗斯接到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处罚——他们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判定全球禁赛4年。前些年,俄罗斯的确有少数运动员爆出使用兴奋剂的丑闻,但是他们已经受到了相应的处罚。为何事件过去这么久,国际赛事机构仍然对俄罗斯不依不饶?更加不同寻常的是,俄罗斯少数运动员违法,受到处分的却是俄罗斯全体运动员,而且是全球禁赛4年。这样的处罚,真的只是出于体育规则吗?

新京报快讯当地时间12月19日中午,俄罗斯总统普京开始了第15次年度记者会,回应各国记者关于俄罗斯内政外交的相关问题。

普京继续指出,自从罗马法时代,任何惩罚都应针对个人,不应具有集体性质并涉及与违法行为毫无关系的人员。因此俄方有理由认为,WADA采取这一决定不是旨在保护这一领域,而是具有政治特点,与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毫无关系。

12月9号,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瑞士洛桑召开执委会,通过了对俄罗斯全球禁赛4年的决议,俄罗斯将在未来4年被禁止参加夏季奥运会、冬季奥运会和世界锦标赛等国际大赛,也不得举办和申办世界大赛。俄罗斯运动员只能在满足严格条件后,以中立身份参加比赛。以中立身份参赛的俄罗斯选手如果获得奖牌,在颁奖时,只能升奥林匹克会旗,奏奥林匹克会歌。今年年初,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从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提取了超过2万个样品的数据。最后检查发现,这些样品的检测数据和俄罗斯上报的数据存在不一致的地方。今年11月25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审查委员会认为,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造假,他们以此为由,发起提议,要求禁止俄罗斯参加全球重大赛事。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在被问及对于此前俄罗斯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赛4年的看法时,普京称,这是“不公平的”,且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的规定。普京称,“因为个人的错误惩罚所有俄罗斯运动员是不恰当的”。

WADA执行委员会9日投票通过了多项对俄制裁决定,包括剥夺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的WADA协调机构资质、在奥运会和世界锦标赛等重大国际体育赛事上对俄禁赛四年、四年内不得举办或申请举办世锦赛。

12月9号,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法国巴黎对禁赛处罚进行回应。普京强调,这个决定是政治打压,不符合体育的利益,我们有充分理由提起上诉。普京还指出,任何惩罚都应该是个人的,不能是集体性的,那些与违法行为无关的人不应受到牵连。在普京作出表态前,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也指责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决定是一部没完没了的反俄连续剧。俄有关机构应当对这一决定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起申诉。到目前为止,俄罗斯方面还有21天的申诉期。俄罗斯体育部长科洛布科夫表示,俄罗斯有足够的论据提出上诉。

当地时间12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宣布,由于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造假,将禁止俄罗斯在未来四年参加主要的国际体育赛事。这包括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0年北京冬奥会、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等。俄罗斯方面当时回应称,将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

RUSADA可在21天内对WADA决定发起申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负责对申诉做出裁决。

俄罗斯批评本次禁赛处罚是没完没了的反俄连续剧,是因为这起事件的最初源头要追溯到2014年12月。当时,德国一家电视台播放的纪录片披露说,俄罗斯田径协会存在一个使用兴奋剂的体系,从官员到运动员,都在有组织地使用兴奋剂。节目播出后,国际奥委会要求对纪录片涉及的内容一查到底。经过将近一年的调查,2015年11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公布调查结果,认为俄罗斯田径协会存在大规模使用兴奋剂的现象,这些行为由官员、工作人员和运动员本身实施。在这之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2016年7月公布了《麦克拉伦报告》,国际奥委会在在2017年12月公布了《施密德报告》。这两份报告进一步扩大了俄罗斯使用兴奋剂的事件,认为俄罗斯1000多名运动员涉嫌违规使用药品,违规的范围从田径扩大到举重、排球、冰壶等30个奥运项目。2018年和2019年,国际赛事机构还在对俄罗斯开展持续调查和关注。

新京报记者 谢莲

我外交部:反对将体育赛事“政治化”

国际赛事机构公布两份重磅报告后,俄罗斯迅速出面反驳。俄罗斯奥委会表示,《麦克拉伦报告》开展的调查工作只持续了57天,很多信息不完整,缺乏关键证据,大多数情况是不可靠的推测。另一份《施密德报告》也被俄罗斯批驳为不可信。这两份报告都采访了一个所谓的关键证人——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曾经的负责人罗琴科夫。然而,罗琴科夫目前已经叛逃到美国。俄罗斯对他的描述是:他利用职务便利,通过私人途径向俄罗斯运动员提供用于体能训练的药品,当时,俄罗斯运动员和教练员都不知道这些药品的真实信息。在兴奋剂事件曝光后,罗琴科夫向国际组织举报,实际上是为了掩盖自己是“兴奋剂元凶”的真相。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经指出,罗琴科夫在俄罗斯是一个声名狼藉的人,他说的话不值得相信。

新华社北京12月10日电针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作出禁赛裁决,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0日表示,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反兴奋剂工作,对使用兴奋剂采取“零容忍”态度,同时反对将体育赛事“政治化”,主张保护各国干净运动员的合法权益,真正维护国际体育运动的公平、公正与纯洁。

在体育界有句名言——查得出来的药品才是兴奋剂,查不出来的药品叫高科技。事实显示,拿过七届环法冠军的美国人阿姆斯特朗在比赛期间,一直被怀疑使用兴奋剂,但每次比赛都没能第一时间检出违禁药品。直到2013年,阿姆斯特朗功成身退后,他才大方承认,当年使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兴奋剂药品。类似的情况还有美国著名的短跑名将加特林、刘易斯,他们都在比赛结束很多年后才被发现当初使用了兴奋剂。尽管他们事后承认了违法行为,但因为时间久远,国际赛事机构的处罚措施大都不了了之。美国其他运动员也没有因为这些斑斑劣迹而遭受无辜牵连,这也是俄罗斯如今非常不满的地方。

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12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作出决定,禁止俄罗斯在今后四年内参与重大国际体育赛事。俄总统、总理、外长相继表态,认为相关机构近年来针对俄方反复出台各种制裁决定,此次禁令是西方国家孤立俄的又一次尝试。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12月10号,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媒体提问说,俄罗斯最近遭遇的赛事处罚,是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进行孤立的又一次尝试。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说,俄罗斯是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的重要成员,有大量热爱奥林匹克事业、健康向上的高水平运动员,为推动奥林匹克事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反兴奋剂工作,对使用兴奋剂采取“零容忍”态度。我们反对将体育赛事“政治化”,主张保护各国干净运动员的合法权益,真正维护国际体育运动的公正、公平与纯洁。

华春莹说,中方注意到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作出的禁赛裁决以及俄罗斯方面对此作出的回应。俄罗斯是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的重要成员,有大量热爱奥林匹克事业、健康向上的高水平运动员,为推动奥林匹克事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反兴奋剂工作,对使用兴奋剂采取‘零容忍’态度。同时,我们反对将体育赛事‘政治化’,主张保护各国干净运动员的合法权益,真正维护国际体育运动的公平、公正与纯洁。”华春莹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