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减刑、假释多,南通将5名保外就医罪犯收监

昨日上午,广东高院在梅州监狱对广东省委统战部原副部长,省工商联原党组书记黄少雄减刑案进行了宣判,裁定从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20年9个月,剥夺政治权利改为十年。(7月29日《信息时报》)

摘要:
中国判刑的省部级官员共计100多人,除了个别判处死刑者外,服刑者大多数都获得了减刑、假释和保外就医(《长江日报》2012年4月16日)。  山西省相关部门人士表示,网传《山西省前副书记侯伍杰出狱回家,当地官员富豪列队欢迎》一文内容虚假。据称,侯伍杰前年出狱后在北京的儿子家中休息了几天,其间没有山西的领导干部及煤老板去看望。2011年10月21日,侯伍杰三儿子开车将侯伍杰接回太原家中,所以不存在网文所说“当地官员和煤老板及名流富商们,争相迎接贪官‘荣归故里’,犹如英雄凯旋。”(中广网2月19日)  上述回应却透露一个信息:侯伍杰并非如网络文章所说“近日出狱”,而是“假释出狱(目前仍在假释期)”。于是,一个新问题产生了:侯伍杰符合假释的法定条件吗?  笔者查了相关法律条文。一是假释的实质条件是,犯罪分子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假释后不至再危害社会。对于“确有悔改表现”和
“不致再危害社会”也有具体的阐释。  二是,假释只适用于已经执行一部分刑罚的犯罪分子。《刑法》第八十一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实际执行十三年以上,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的,可以假释。如果有特殊情况,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可以不受上述执行刑期的限制。这里的“特殊情况”也有7条。  对照之下,对于侯伍杰“认真遵守监视,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假释后不至再危害社会”之类,我们当然无从评判,只能先听从执行机关的说法;再查对时间条件,侯伍杰2006年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11年10月被假释出狱正好达到“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的要求。  这些年,普通民众大多有一个印象:贪官减刑、假释多。有资料称,中国目前在押犯每年有二至三成可获减刑,但同为在押的贪腐高官获减刑、假释和保外就医的人数要大大高于该比例(《山西晚报》2011年5月17日)。中国判刑的省部级官员共计100多人,除了个别判处死刑者外,服刑者大多数都获得了减刑、假释和保外就医(《长江日报》2012年4月16日)。广东省江门市原副市长林崇中因受贿罪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却一天牢没坐,还在审理期间就花了不到10万元钱,办好了“保外就医”。因受贿和贪污而被判刑5年的潮州市原市政府副秘书长刘益民,同样在不符合条件下成功“保外”。对此,我们只能叹息某些贪官神通广大。再对照《刑法》八十一条,不少贪官的刑期只执行一半,恐怕就要成为一个潜规则了。  某些贪官免死之后,居然还能通过减刑、假释、保外就医等途径迅速出去,连牢也不用坐,甚至还可以在服刑期间干一番事业,这样的待遇绝不是普通老百姓所能享有的。对此,有反贪人士及检察院、律师界人士认为,好不容易判了重刑的贪官,却接二连三地被减刑,轻松出狱,这让反腐败斗争和依法治国的公信力都大大下降。所以,对于被判刑贪官的减刑、假释工作必须加强监督,原则上应一律实行公开审理,同时把有关情况向社会公开,接受人民群众监督。唯有如此,才能防止司法腐败,防止反腐大业垮在服刑被虚无化上。

摘要:
江苏省检察机关对保外就医的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三类罪犯”组织复查,逐人见面、重新体检,监督纠正了违法问题100件,徐国健、陈耀南、胡剑鹏、周秀德等4名厅级及以上干部被督促收监执行。
…资料图:原江苏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徐国健(来源:中国江苏网)原标题:遏制“保外就医”中的司法腐败2013年以来,江苏省检察机关对保外就医的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三类罪犯”组织复查,逐人见面、重新体检,监督纠正了违法问题100件,徐国健、陈耀南、胡剑鹏、周秀德等4名厅级及以上干部被督促收监执行。前不久,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华在江苏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7次会议上报告刑罚执行监督工作情况,披露了上述信息。值得关注的是,此次4名厅级及以上官员被点名,他们分别是原江苏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徐国健,原江苏省徐州市委副书记、市长陈耀南,原江苏省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主任胡剑鹏,原江苏省供销合作总社主任周秀德。2014年9月,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曾公布收监两名厅级干部,但并未点名。公开资料显示,72岁的徐国健是江苏阜宁人,历任江苏省粮食局局长、省政府副秘书长、盐城市委书记、省委组织部长,2000年3月晋升省委常委并继续担任组织部长。2004年6月,徐国健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2004年11月被开除党籍、公职。2006年1月,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徐国健受贿640万余元,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周秀德曾担任江苏省供销合作总社主任长达8年,2001年9月被江苏省纪委立案调查。2003年8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周秀德无期徒刑。陈耀南历任丹阳市委书记,镇江市委副书记,徐州市委副书记、市长。2001年5月,陈耀南担任徐州市长仅5个多月被江苏省纪委“双规”。据媒体报道,陈耀南担任镇江市委副书记时曾花钱买官,不料上当受骗。2002年12月,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陈耀南无期徒刑。网上公开的裁定书显示,因有悔改表现,陈耀南先后于2005年、2007年、2009年三次获得减刑。2010年7月19日,陈耀南因疾病被批准保外就医一年,后延长三次至2014年7月18日止。2014年6月27日,陈耀南不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被重新收监,服刑于无锡监狱。2016年9月,陈耀南再获减刑,刑期至2019年2月21日止。胡剑鹏被查时担任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主任。2002年7月11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胡剑鹏贪污408万元、受贿74万余元,判处无期徒刑。公开信息显示,胡剑鹏也因服刑后有悔改表现,于2004年、2007年、2009年获得减刑。2010年10月8日,江苏省监狱管理局作出决定,对胡剑鹏暂予监外执行。2014年9月29日,胡剑鹏又被收监。2016年9月,胡剑鹏获得第四次减刑,刑期至2020年2月19日止。有专家认为,这些被重新收监的“保外就医”的官员被点名,本身也是一种监督。“保外就医”本是对罪犯积极服刑的奖励,但也因“可暂予监外执行”的特点,容易滋生司法不公和司法腐败。2013年以来,违法违规办理减刑、假释、保外就医问题引起中央高度重视。2014年,中央政法委发布了《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共17条,从严规定了“三类罪犯”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的实体条件。值得关注的是,全国多地陆续开展了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专项检察活动,一些保外就医官员被重新收监。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至今,广东重新收监138名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其中有12名厅局级干部;山东重新收监执行72人,其中“三类罪犯”48人,包含1名厅级干部;云南重新收监执行“三类罪犯”135人,其中原厅级职务干部6人;陕西对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或保外就医情形消失的5名原厅局级罪犯和8名县处级罪犯重新收监。四川、浙江、湖北、黑龙江等省均有罪犯被重新收监,其中包括多名原厅局级干部。“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有些贪官落马后往往通过各种理由不在监狱里服刑。”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解志勇说,这实际上是相关部门把关不严或司法腐败的体现。解志勇表示,检察机关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有责任维护国家的法律秩序。“既然已经判了刑,对国家和社会犯罪,就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如果进去一下就出来了,会严重伤害司法机关和法律的公信力,更会失信于民”。刘华表示,为解决“个别罪犯判决前未羁押、判实刑后又未执行刑罚”的问题,全省检察机关组织开展了专项核查,共清理出此类罪犯938人,已有526人被成功交付执行,另有34人在清理过程中死亡。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涉及罪犯刑罚执行的重大变更,是此次江苏省检察机关的监督重点。刘华透露,2013年以来,江苏省检察机关共审查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案件136365件,派员出席庭审、听证6110件,监督纠正不当情形147件。公开报道显示,2014年,江苏南京、无锡、南通三地同时对“三类罪犯”的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情况进行排查:南京对14名保外就医罪犯提出收监执行的检察建议,其中原处级以上干部4人;无锡依法建议对7名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的罪犯予以收监,其中原厅级干部1人,原处级干部2人;南通将5名保外就医罪犯收监,其中原正厅级干部1人。2015年,江苏省检察院发现并监督纠正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100件,督促收监执行社区服刑人员98人,其中多名原厅级干部被重新收监。南京、无锡、南通、苏州等市检察机关分别建议有关单位对5名原厅级职务犯罪罪犯收监执行。在解志勇看来,检察机关把一些不符合条件罪犯重新收监是职责回归,是对司法权力、行政权力的监督和约束,也是对“制度笼子”的生动诠释,“希望检察机关把这项工作日常化、规范化”。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郎佩娟则认为,应形成一个完整的权力监督链条,让各级司法机关相互受到制约,并受到社会监督,“党内党外监督结合,完善不同的监督渠道,从而避免公职人员独断专行,督促其严格依法办事、廉洁自律。”姚晓岚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李超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6年12月14日07 版)

“服刑才44个月,就获得嘉奖35次,记功3次,表扬6次,获评改造积极分子3次。”——如果照这样的表现下去,估计,黄少雄很可能可以获得再次减刑,连20年的牢都不用坐。

事实上,官员坐牢获得减刑甚至多次减刑的机会要比普通犯人大很多,有媒体调查显示,官员坐牢获减刑的比例高达70%。而官员获刑后之所以容易获取减刑机会,在于官员在位时广织的关系网,深厚的人脉。这种关系网与人脉,在需要时,可以把一个个服刑官员打造成“作家”、“发明家”、“重病患者”……黄少雄凭几篇获得监狱报刊登的文章,就获得多次立功嘉奖,并由此申请减刑,这样的立功减刑,是不是也太轻松了?

监狱设立减刑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刑罚过剩,稳定管理秩序,促进犯罪自新,节约司法资源。但减刑的这种积极作用,必须建立在程序审查严格,慎之又慎的基础上。在减刑上,慎之又慎的原则是为了避免滥用减刑,滥用减刑的后果,无异于是在鼓励犯罪。

在一些地方,腐败之所以愈演越烈,一方面,固然有制度缺失,监督乏力的问题;但另一方面,惩罚得不到真正执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如果贪官判刑后,不是立功减刑,就是保外就医,所谓的刑罚,又如何能起到以敬效尤的作用?当一个个服刑贪官获得减刑假释,保外就医的机会,这无疑会壮了还没有被抓住的贪官们的胆子,在他们看来,万一被抓住了,还可以减刑,还可以保外就医,腐败这种高收益、低风险的“买卖”也太值得了。

因此,有关方面必须严格规范服刑官员的减刑假释,保外就医。对不符合条件假释保外就医要从新收监,对达不到减刑条件的,要坚决予以驳回,同时,还要加强对司法的监督,切实防止司法腐败,避免一些监狱在减刑上弄虚作假。总之,只有有效堵住惩罚执行上的漏洞,让贪官必须承担腐败的全部刑罚后果,抓住判刑才能产生足够大的威慑力,让想贪的官员有所畏惧。

文/叶建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